狐狸宠物之家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迷你宠 >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

时间:2020-06-29 20:32来源:互联网 作者:小狐

比心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很多刚入多肉坑的朋友,对多肉的印象大多都是美美哒、萌萌哒,一看就让人爱不释手。但是今天铺主给大家介绍的是多肉植物千奇百怪的另一面,它们的模样和习性都颠覆了你对于传统植物的印象,甚至有点奇葩!

托 尼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这种小型的青锁龙,俗称托尼,长得很像一坨坨小便便!特别是在原产地南非干旱的乱石滩,它的颜色跟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,不仔细瞧还真以为是动物的大便。肥厚的白色叶片互生,紧密排列,叶面粗糙有颗粒感。开米黄色的小花,特别萌!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2)

方 塔

这种肉肉的俯视图看起来就像一只张开血盆大口正要吃人的怪物,灰绿色的叶面粗糙有颗粒感,叶片对生,层层紧密排列,侧着看就象是一座塔,让人脑洞大开。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3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4)

山地玫瑰

这个“永不凋谢的玫瑰”已经成为了当下情人节的送礼首选,玫瑰一样的部分并不是花,而是它们的叶片,山地玫瑰肉质叶互生,呈莲座状排列。

在高温的季节里,它们会进入休眠期,这时候叶片会紧紧包裹在一起,像极了一朵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,通常可以持续好几个月。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5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6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7)

霸王空气凤梨

这位染着一头银色卷发的小姐,其实很霸气。俗称霸王空气凤梨,不用靠泥土生长,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和养分,就能生长茂盛,还能开出鲜艳的花朵!植物的福音啊!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8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9)

锦 蝶

这个肉肉叫锦蝶,又叫棒叶落地生根、棒叶不死鸟。叶子是细长的肉质棒状,叶缘会长出很多不定芽,就像是停憩着一只只小蝴蝶,非常可爱。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0)

为什么叫它落地生根或者不死鸟呢?是因为这些小蝴蝶成熟后会脱离母株,掉落在地面,只要有适宜的环境,它们就会迅地扎根生长。

物极必反,这样有趣的习性有时候也会造成困扰,因为它们实在是太能生长了!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1)

小酒杯

这种像小酒杯一样的植物,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名字叫小酒杯。酒杯一样的托是它的肉质叶,如莲叶般边缘卷曲成酒杯模样,红色花朵串生在叶片中央,非常猎奇。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2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3)

泥鳅掌

再来看看这位奇葩,这位叫泥鳅掌的肉肉,细小的叶片很早就凋谢干枯了,像小刺一样宿存在像黄瓜一样分节的肉质茎上,很像土里乱窜的泥鳅有木有?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4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5)

Trachyandra tortilis

Trachyandra tortilis 还没有正式的中文名(其实很多肉肉名字都是约定俗成的)这种海带一样的外星植物,宽大的叶子烫着浪卷,随着季节变换还能表现出炫目的粉红色,非常时髦有木有。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6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7)

Synaptophyllum Juttae

木有中文名,把自己长成一坨融化的红蜡烛这样真的好吗?这个番杏科的萌物,分布于纳米比亚。肉质对生叶是抱茎的,被有蜡质外表是艳丽的红色,所以看起来很像蜡滴。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8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19)

布纹球

这种一颗颗绿色的、像海胆一样的生物叫布纹球,条纹一样的是它们的8条纵棱,中间还有一列突起的小钝齿,像针织过的一样,布纹球果然球如其名!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20)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21)

碧光环

这群可爱的小兔子,学名碧光环,萌到一脸口水!小兔子比较耐水的,怕干旱。喜欢半阴环境。全日照的话,兔耳朵会变软下垂,一般经过一晚上的恢复调整,第二天还会立起来。

看它从发芽到长出兔耳朵的过程,太治愈了…

也是多肉大军的一种,开米黄色的小花(图22)

给小兔子画个自画像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米黄色

米黄色近似白色,稍带淡灰色或淡黄色的颜色,接近于米色或是淡黄色的一种颜色。

小花

小花没有找到哥哥,却遇到团部卫生队的周医生,母女相见不相识,周医生把小花认作了干女儿。小花接过哥哥手中的枪,决心踏着烈士的血迹,去迎接新的胜利。片尾,表现真小花翠姑在病帐内与哥哥团聚的欣慰,对哥哥与假小花未来幸福的憧憬时,不时插入了一片纯蓝色的波光粼粼的水面镜头,实际上这是在告诉观众翠姑已处于弥留之际。这个本子本来是谢添和我的爱人潘文展他们要拍的,他们几个人1977年拍了一部叫做《春天》的影片,我有点兴趣想接这部戏,就问谢添还拍不拍,他说不拍了,我就向汪洋厂长申请,经同意后开始组班子。

网友评论

相关文章